夜上海论坛社区

夜上海论坛社区 >> 故事大全>> 儿童故事>> 电报(日本)

电报(日本)


  一
  源作的儿子已到城里去投考中学的消息在村里传开了。源作的家境贫寒,是一个连村里的普通户都不如的自耕农。要是地主,或是酱油厂老板的少爷啥的,就是到东京去上大学,也都是理所当然,压根儿就不算什么稀罕事儿,也不会成为话柄;可是穷苦农民源作叫儿子到城里去上学这件事,却引起了村里人们的好奇心。
  每当源作的老婆纪野到邻家借浴室洗澡,或出去念经拜佛的时候,总是受到别家主妇们的奚落:“哟,不是说啥,你们家的孩子要上中学念书吗?有的是钱,念啥学校还不成啊,嘿嘿嘿!”
  二
  纪野从没跟人家提过儿子去投考的事,可是儿子刚走了一天,村里街头上遇见的人们就都晓得了。
  “啊,你们是想叫儿子成一个有出息的人,才让他升学的吧?”纪野起初给人这么一说,还觉得似乎是抬高了自己的身分,倒也满高兴。
  “孩子他爹,孩子走,你告诉外人啦?”吃晌饭的时候,她这样问源作。
  “没有,我啥也没说呀!”源作用一种郁闷的声调回答。
  “是吗?可大伙早就知道啦。”
  “嗯。”源作沉思起来。
  源作十六岁上死了父亲,就一个人独立地辛勤劳作,攒下四段①地和两千块左右的现款。如今,他已经五十岁了。年轻的时候,曾一心想攒下两三万块钱,省吃俭用,一直干到眼下。说来,积攒这两千块钱,已经耗光了气力,用尽了办法。再想多攒,看样子说啥也是不成了。他自个儿感到,人生的下坡路已经过去一大截子,精力衰退,越来越不能劳动了。打十六岁到而今的经验告诉他,自己靠着艰苦的劳动才点点滴滴地攒了一些钱;而酱油厂老板和地主,并没有干啥艰苦的活儿就赚了大宗的钱财,过着富裕体面的生活。
  一个跟他同岁的地主三儿子也并不像能做啥学问的家伙,还是仗着有钱升了学,如今却当了金毗罗②寺的住持,正在狡猾地骗取人们的大量钱财。跟源作同岁,或者比他还年轻些的小伙子,在学校念书的当儿,成绩远比他差的,只为的是多读了书,能写会算了,眼下就有的当了酱油公司的经理,酱油厂的掌柜,或者小学校长,在村子里摆架子。这么一来,他对这些人就不得不低三下四,受他们的支配;因为他们当上了村会议员,可以随意规定村民的捐税数额。
  庄稼人如今是整年干活儿还不得不饿肚子。农产品卖价低廉,而捐税和生活费却都很高,来回一折腾,总是有亏空。不光是这样,就是到酱油厂,也是活儿累,工资低。然而事到如今,丢下庄稼活儿,既不能立刻变成商人,又不能当上酱油厂的掌柜。话虽这么说,要叫儿子再走自己的老路,他也是不忍心的。两个孩子,去年把姐姐嫁到邻村去,后头只剩下这个弟弟了。幸而手里有钱可以供他上学,就想让儿子住在城里经营伞铺的堂弟家里,能够走读,省几个钱。
  ①一段为三百步,约合九九一·七平方米。
  ②金毗罗是保护航海的神。“能够顺顺当当地考上就好啦。”源作撂下饭碗说。
  “喏,一定会考上啊,打从一年级就总是考第一嘛。”纪野说着,望了望源作那张横宽的脸,斑白的头发足有一个多月没理,又长又乱。

猜你喜欢:

  •   孙子一回来,便跟伙伴们一起滑雪去了。杜尼娅奶奶一下子来了精神,马上在屋里忙开来:煮汤,煎包子,取出果酱和糖煮水果,还不时朝窗外望望,看格
  •     美洲豹的贪婪和急躁使它受到了严厉的惩罚,不管它到什么地方,成群结队的鹦鹉总是在它的上空盘旋,告诉所有的
  •   格利佛海上遇险,来到小人国  我的父亲在诺廷汉郡①有一点儿产业。他有五个孩子,我是老三。我十四岁那年,他把我送进剑桥大学②,我在那里读了
  •   我跟瓦西里·伊凡诺维奇在林区的一条河里钻井,从深层取出岩样,好让地质学家和工程设计师们根据岩样作出这里能否架设一条公路桥的决定。此时树上
  •   美洲豹经过那次深刻的教训之后非常害怕雨和火,但极度的饥饿又迫使它不择手段地抓到什么就吃什么。  一天,美洲豹碰见牙布帝,这只乌龟正在沙锅
  •   法国西海岸布列塔尼地区有一座名叫芒迪法一凯尔诺兹的小灯塔(当时主管部门把它列为小灯塔,是为以后把它加高加大)。它的样子就跟现在沿海地区仍
  •   一天,我收到一位外国妇女寄来的信和一个小包裹。这位妇女我没有见过,也从未听说过她的名字。  小包裹里有一支带伤痕的钢笔。  这支钢笔大约
  •   尽管她开始感到双腿已经疲惫、脚也走疼了,可她还是想走下去,因为在傍晚的清新气息和孤独环境中赶路,并没有任何人来打扰她,她反而感到享有白天
  •   1  在很远很远的乌拉尔山北部,在有很多树林又没有路的僻地里,隐藏着蒂契基小村。那儿一共有11户人家,实际上只有10家,因为第11家完全
  •   (一)  佐佐木长期过着狩猎生活,但生擒幼猴这还是第一次。这是一只还在吃奶的幼猴。  猴子越小、出售的价钱就越贵。因为小猴子非常容易训练
  •   从前有一对年轻夫妇,没有亲朋好友,生活孤独。他们养着一头母牛,让它睡在厨房里,他们什么都给它喂,面糊、玉米渣,但从来不放它到外面去。可是
  •   六岁的孩子也决心要写音乐了。其实好久以前,他已经不知不觉的在那里作曲了;他没有知道自己作曲的时候已经在作曲了。  对一个天生的音乐家,一
  •   世界成为现在这个样子还是不久以前的事。那时候,美洲豹还没有长出爪子。人和动物叫苦连天,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黑夜,所以无法休息。  太阳在
  • 在遥远的匈牙利,在穆烈什河滚滚流过辽阔的平原的地方,有一个贫穷的村庄。那里的房子不是砖石结构,而是用粘土筑成的。房顶上铺的是那种长在河岸上的
  •   幼年时代我爱好绘画。  我上学的那个学校在横滨的一个叫做“山之父”的地方。在那一带街道住的大多是西洋人,就连我们
  •   体育课后,福田老师让大家把跳箱等器械搬到仓库去。友一、健治等四个同学来到了仓库。友一因为腿有点瘸,所以使不上劲,遭到健治的嘲笑。友一很恼
  •   很久以前,在但泽城的城门边有位老妇人名叫埃尔泽,她在一个木棚里开了个小店铺,卖些纽伦堡小玩具、彩色连环图片以及各类陈旧杂物。  那小木棚
  •   1845年9月,英法联合舰队在拉普拉塔掠走阿根廷船只,对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海港进行封锁。他们还派兵登陆,占领那些由阿根廷将军占据的小海港,
  •   我小时候最爱吃冰淇淋,当然,现在也爱吃,不过那时是一种特别的爱好,对冰淇淋馋得要命。  譬如说,看到卖冰淇淋的推着小车在街上叫卖,我简直
  •   可以说,要不是叶夫格拉福夫夫妇相救,小兔斯焦普卡准死无疑,有年春天,叶夫格拉福夫和妻子在一片沼泽地上溜达,想采集一些越冬后冻得甜丝丝的酸
  • 评论

    发表评论
    手机版 故事大全 词典网 CiDianWang.com